新闻
打造企业生态系统孵化器  建设企业智慧成长生态城

为什么微商里80%都在卖面膜?

发布于:2015-10-09 浏览:686

  刘嘉玲知道刘嘉玲为什么在此前发自己的素颜照吗?其实那是嘉玲面膜的一个营销策划,主要是在微信朋友圈内刷屏推广。

  内蒙古微信营销中心表示,在微信朋友圈卖面膜并非只有嘉玲面膜一家。事实上,微信朋友圈已经成为了“微商”的新渠道。但是,这种新型商业渠道也面临着类似“传销”的质疑,以及目前监管的缺失。

  明星效应爆棚

  有人在你的朋友圈里面卖面膜吗?或许你会经常会听到:“我一大学同学卖面膜天天刷屏,好想拉黑。”

  但是当刘嘉玲也在微博微信晒自拍照时,不少网友表示被震撼到了。

  “微商渠道,说得形象一点,就有点像广州话说的‘走鬼’,即摆地摊的。其运营成本很低,吸引了很多人参与进来。且这个市场目标规模已经渐成气候,1个‘走鬼’一天可能只卖出几件货,但100万个‘走鬼’产生的销售,就是很大的生意了。”韩后董事副总裁肖荣燊如是说。

  深圳触电电子商务创始人龚文祥此前向媒体更是直言,微信卖货(面膜为主)的信息流已经占到整个微信朋友圈的三分之一左右。微商80%是卖面膜的,而80%的微商是女性,这其中的80%以家庭妇女为主。龚文祥此前估计微商已达到千万规模,如果据此计算,在微信上卖面膜的个人卖家已经达到800万。

  刘嘉玲创立的嘉玲面膜,想做的生意就是朋友圈生意。

  但嘉玲并非首个吃螃蟹者。从相关企业公布的代理数字看,去年微信最火的面膜俏十岁,其“微商”就有两三百万人。十几位官方合作伙伴购买俏十岁货品后,再进行分销,几乎每个官方合作伙伴下面对接的经营者就有几万人。面膜微商思埠一家旗下微商就超过百万人;有很多个人微商,一个人旗下就有10万下线。

  为什么是面膜先热

  小小的面膜正在通过微信朋友圈,以极快的速度贴上中国女性的脸庞。

  那么,为什么是面膜?

  中国化妆品市场营销研究专家冯建军告诉南都记者,这一新兴电子商务业态已经热了很久了。而之所以热,是因为微商业态主要通过移动端朋友圈,关系营销非常浓厚。

  “整个化妆品微商界,目前真正在这个系统里成功的还不多。大家都想做老大。一年销售过10亿元的还是凤毛麟角。2013年底才开始兴起,目前北京的俏十岁和广州的思埠是绝对的龙头。这些品牌可以说用1年时间走了人家十几年的路,已引发一些外界侧目,看到挣钱效应了。”在冯建军看来,微商正在造就富豪,“我身边一个朋友做某日化的微商生意,销售价格是138元,他63元给总代,一代73元,特约88元,一件赚50元。”

  当然,面膜成为微商营销的大热点,与其市场保有量大、大部分女性都用过面膜以及使用频次高有关,其他护肤品一瓶能用几个月,但面膜则是一次一张。

  此外,在韩后等企业看来,国家对这块渠道进驻没有税费,微信也尚未收后台费用,也是造成新面膜品牌更倾向于微商渠道的客观原因。

  生意还得回归生意

  “我买过朋友推荐的面膜,还不错,就是贵到爆,后来我果断转淘宝了,比朋友卖的便宜一半。”这是广州一位曾经的微商面膜品牌消费者的说法。

  很显然,微商渠道价格偏贵是其转向“淘宝”即传统电商渠道的主要原因。

  当然,对于那些致力于通过微信卖面膜致富的电商人来说,可能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价格因素。

  “嘉玲面膜一开始打刘嘉玲明星牌,势头很好,但与俏十岁和思埠还不在一个平台上,最近传闻发展没那么好,股权已经转让了。”广州一位资深日化专家对南都记者表示。不过,对于这种说法,一位嘉玲面膜的微商代理指责称,这一说法是对嘉玲面膜的恶意攻击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在嘉玲面膜创立3个月后,数字王国集团于2014年12月公告,拟以3 .125亿元收购嘉玲国际51%股权。倘若嘉玲国际没有达到2015年目标溢利,收购价则可予调减。

  而主管韩后电子商务项目的肖荣燊则称,一个面膜品牌靠明星效应并非长远之计。

  “短期来说势头还行,但长期来说,不看好名人效应。走微商渠道的面膜最终能否活得好,还是要看产品质量和市场营销,即生意还是要回归生意本身。”据肖荣燊透露,韩后目前也在做这块,但在是否规模化运作的问题上,还是保持谨慎态度。

  “我们不希望做得很夸张,让大家盲目地去发展下线。目前做得好的,大都是采用击鼓传花的方式去发展分销,但大家慢慢会发现,一旦消费者不买账,最后货都压在了最小的代理身上。”肖荣燊进一步指出。

  商机背后也含隐忧

  一片面膜值多少钱?消费者看到的可能是50元,但在创业者眼中,却可以是百万、上千万甚至数亿元。

  事实上,在嘉玲面膜出现之前,诸如百雀羚、韩束等品牌已进入微商渠道。目前国内走微商渠道的面膜品牌企业已经有上百个,普遍没有规模。

  如果说规模不是问题的话,那商业模式的问题则值得深究。

  据了解,目前,化妆品微商也分“流派”,一派是类直销模式,强调人与人的交流,靠不断发展下线获取下家的利润来生存,这种模式存在非常大的风险,一些品牌几个月的功夫就出现在了微信上售卖;另一派则是类似代理商的模式或者说贸易模式,加盟的个体户都是以实现微信渠道销售为目的,而不是以发展下线赚取下线差价为目的。

  而前一种模式,被部分传统日化企业和专家视为“与国家一些规定相左”。

  “部分微商实际上是变相的传销。无店铺经营,多层次分销。国家规定直销的分销不可以超过3次,超过了就有传销的嫌疑。在这种模式下,一个面膜微商品牌,首先会在全国招15个战略合作伙伴,在下面设一级、二级 、三级代理,有的还会再加一个天使代理。”冯建军表示。“这种模式很类似传销中的金字塔结构,塔尖是那些总代、一代、二代,他们手中往往没有产品销售,只做分销;塔基则是那些在一线销售的三代和特约或天使代理,这些品牌一旦质量或营销出了问题,往往会积压大量产品。”

  易观国际电子商务高级分析师卓塞君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,正规的微商面膜品牌通常会有微店,有完整的产品体系,其产品是

  经过注册、合规合法的产品,注重产品的实际销售。而一些不正规的微商面膜品牌,往往没有明确的产品生产信息,产品质量差,且以发展下线为主要目的。这类品牌最终会被淘汰。“如果说被骗一次在所难免,但你肯定不愿被骗N次。”

  正规军未来潜力几何

  但微商毕竟是时代的产物,是移动互联崛起的产物。

 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,尽管也有业内企业称,现在讨论面膜微商市场究竟能有多大商机还为时过早,但多数受访者依旧对微商渠道抱有美好的想象。

  由于大多数的面膜微商只是一个营销场所,不是一个交易场所,缺失统计数据。此外,没有管控举措,进出比较自由,也是导致这个新兴产业数据缺乏的一大因素。不过,卓塞君还是从整个电子商务发展的角度给出了以下分析:“微商是基于微信流量产生的商品交易平台。整体微商市场预计300亿元左右,日化市场我们预测规模在10亿-20亿元之间,面膜是日化微商市场最大的一块,分到面膜的市场约在10亿元。”

  卓塞君认为,随着微信与京东进一步合作,基于商店、店铺的营销将更加精准化推送,届时,微信的商业变现将向精准化、大数据推导的方向走。而这也意味着未来的基于微信的微商商业模式会更加精准推送。

  而在肖荣燊看来,诸如思埠、俏十岁等品牌经过大半年的爆发式增长后,后续增速或会有所放缓。但肖荣燊还是预计,未来面膜在微商和电商的销售占比会变为1:1。

  对此冯建军也有同感,在其看来,整个行业的沉淀还是不够,未来线上、线下会是5:5开。而电商和微商应该在3:5。微商对线下有影响,但对电商的影响更大。

  微商80%是卖面膜的,而80%的微商是女性,这其中的80%以家庭妇女为主。预计在微信上卖面膜的个人卖家已经达到800万。

  这两年的面膜微商市场火爆异常。有资料显示,大大小小的面膜品牌在近两年间增长了4倍。面膜从几年前的功效型产品已经变成了护肤的快消品。面膜市场的体量也在逐级增大,中国面膜市场规模已达100亿元左右,目前正以每年约30%的速度增长。